<pre id="d5d7f"><del id="d5d7f"><mark id="d5d7f"></mark></del></pre>
<p id="d5d7f"><mark id="d5d7f"><thead id="d5d7f"></thead></mark></p>
<pre id="d5d7f"></pre>
    <p id="d5d7f"></p>

    <ruby id="d5d7f"><b id="d5d7f"><var id="d5d7f"></var></b></ruby>
    <pre id="d5d7f"><del id="d5d7f"></del></pre>

    焦點新聞

    2022-06-06

    2022ASCO | 恒瑞醫藥創新藥SHR3680(瑞維魯胺)治療前列腺癌Ⅲ期CHART研究亮相口頭報告

    正在舉行的2022年美國臨床腫瘤學會(ASCO)年會上,恒瑞醫藥自主研發的雄激素受體拮抗劑SHR3680(瑞維魯胺)的一項III期研究——CHART研究入選大會口頭報告,最新研究進展重磅發布。研究結果顯示,SHR3680(瑞維魯胺)聯合雄激素剝奪療法(ADT)可顯著延長高瘤負荷的mHSPC患者的總生存期,并顯著降低患者疾病進展或死亡風險[1],有望為轉移性激素敏感性前列腺癌(mHSPC)患者帶來新的治療選擇。


    前列腺癌高發難治未滿足的臨床需求巨大


    前列腺癌是全球范圍內男性第二常見的惡性腫瘤,也是死亡率排名第五的癌種,占全球新診斷癌癥總數的14.1%和男性癌癥死亡總數的6.8%。中國的前列腺癌發病率為15.6/10萬,且發病率呈逐年遞增趨勢[2],多數患者初診時已發生轉移,預后不佳。


    前列腺癌細胞的生長具有雄激素依賴性,由于雄激素受體(AR)信號通路的持續激活,即使患者接受了去勢療法,仍不可避免地發展為去勢抵抗性前列腺癌且更容易出現轉移,而轉移性前列腺癌的五年生存率不足30%[3]。轉移性激素敏感性前列腺癌(mHSPC)以新型內分泌治療為主,二代AR拮抗劑可以有效地延緩進入轉移性去勢抵抗性前列腺癌(mCRPC)的時間,延長患者的總生存期[4]。目前,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(美國FDA)已批準的二代AR拮抗劑僅三類,仍存在較大的未滿足臨床需求。


    SHR3680是恒瑞醫藥自主研發的全新二代AR拮抗劑,其創新性的分子結構引入了雙羥基可提高親水性,具有更高的血漿暴露量和更低的血腦屏障透過率。I/II期研究表明,SHR3680在mCRPC患者臨床試驗的所有劑量均具有抗腫瘤活性[5]。


    CHART研究數據發布治療前列腺癌展現積極結果


    CHART研究[1]是一項國際多中心、隨機、對照、開放的III期臨床試驗,由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葉定偉教授牽頭進行,在全球共有72家參研中心,包括22家歐洲中心。這項研究旨在探索SHR3680聯合ADT對比比卡魯胺聯合ADT在高瘤負荷mHSPC患者中的療效和安全性。


    研究入組患者為高瘤負荷的mHSPC,主要納入標準為:年齡≧18歲,男性,體力狀況ECOG評分0~1分;確診為高瘤負荷mHSPC,即存在4個及以上的骨轉移灶(至少一個在脊柱或骨盆以外)或內臟轉移;既往未接受過ADT、化療、手術或局部治療(以下情況除外:接受單純ADT或ADT聯合一代AR拮抗劑治療≤3個月;針對轉移灶導致的癥狀,在臨床研究至少4周前接受經尿道前列腺電切術或單一療程姑息性放療或手術)?;颊甙凑?:1隨機分配接受240mg SHR3680或50mg比卡魯胺每日1次口服給藥,持續用藥直至疾病進展(包括臨床進展伴前列腺特異性抗原(PSA)進展)或不可耐受?;颊咄瑫r接受促性腺激素釋放激素激動劑(GnRHa)藥物治療或既往接受過雙側睪丸切除術。


    研究的主要終點是獨立評審委員會(IRC)評估的影像學無進展生存期(rPFS)和總生存期(OS);次要終點包括研究者評估的rPFS、至前列腺特異性抗原(PSA)進展時間、至下次骨相關事件(包括骨折、脊髓壓迫、針對骨骼的放療或手術)時間、至下次抗前列腺癌治療開始時間、客觀緩解率和安全性終點;探索性終點包括PSA應答率(定義為第12周末的PSA90)、PSA未檢出率和患者報告結局。


    從2018年6月28日起,該研究共納入654例患者,其中SHR3680組326例,比卡魯胺組328例,兩組患者的基線特征基本相當,均衡可比,中位年齡均為69.0周歲,兩組的中國人群占比均為90%以上(90.5%vs90.2%)。



    rPFS方面,截至2021年5月16日,SHR3680組與比卡魯胺組的中位隨訪時間分別為22.1與20.4個月。IRC評估的兩組24個月rPFS率分別為72.3%與50.0%,相較于比卡魯胺組,SHR3680組患者的rPFS顯著延長,發生影像學進展或死亡的風險降低了56%(圖1)。


    圖1.期中分析時兩組患者的rPFS對比


    數據截至:2021年5月16日截至2022年2月28日,IRC評估的SHR3680組與比卡魯胺組的中位rPFS數據更新,相較于比卡魯胺組,SHR3680組患者發生影像學進展或死亡的風險降低54%。


    OS方面,截至2022年2月28日,SHR3680組與比卡魯胺組的中位隨訪時間分別為30.5和27.5個月,24個月OS率分別為81.6%與70.3%,SHR3680組患者的OS顯著延長,死亡風險降低了42%(圖2)。


    圖2.期中分析時兩組患者OS對比


    數據截至:2022年2月28日此外,在次要終點方面,截至2022年2月28日,相較于比卡魯胺組,SHR3680組研究者評估的rPFS、至PSA進展時間、至下次骨相關事件時間、至下次抗前列腺癌治療開始時間均獲益明顯。SHR3680組的客觀緩解率為81.0%,高于比卡魯胺組13個百分點。探索性終點方面,SHR3680組的第12周末PSA90較比卡魯胺組提高15.5個百分點(94.4%vs78.9%),PSA未檢出率(PSA≤0.2ng/mL)較比卡魯胺組提高35.2個百分點(68.7%vs33.5%)。隨訪期間,SHR3680組前列腺癌患者生存質量測定量表(FACT-P)生存質量評分整體高于比卡魯胺組(圖3)。


    圖3.隨訪期間FACT-P生存質量評分


    數據截至:2022年2月28日在安全性方面,SHR3680組無治療相關不良事件(TRAE)導致的死亡發生,比卡魯胺組則有1例。


    圖4.隨訪期間發生率≥5%的TRAE統計


    數據截至:2022年2月28日CHART研究結果表明,SHR3680聯合ADT可顯著延長高瘤負荷的mHSPC患者的總生存期,并顯著降低患者疾病進展或死亡風險。與I/II期臨床試驗結果一致的是,SHR3680導致包括乏力和皮疹在內的嚴重不良反應(AE)發生率較其他二代AR拮抗劑更低,無任何級別的癲癇發生。這些令人鼓舞的結果表明,SHR3680聯合ADT有望為高瘤負荷mHSPC的治療提供新選擇。


    恒瑞醫藥聚焦中國患者需求放眼國際推進醫藥創新


    值得一提的是,CHART研究納入的大部分患者為中國人群,患者體力評分、格里森(Gleason)評分更差,內臟轉移、骨轉移更多;并且本研究使用的對照藥物比卡魯胺為中國臨床廣泛用于治療mHSPC的常用藥物,更具有針對中國人群的臨床指導價值。這也是恒瑞醫藥長期以來所堅持的一個重要創新研發原則,即緊密圍繞中國患者的需求,積極推進醫藥創新研發,同時放眼國際努力為全球患者提供更多、更好的治療選擇。據悉,SHR3680的該項研究在2021年7月宣布取得陽性結果后,于同年8月被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藥品審評中心納入突破性治療品種,用于治療高瘤負荷mHSPC,隨后其上市申請獲得優先審評資格。此外,SHR3680的另一項III期研究,即SHR3680圍手術期治療高危前列腺癌的國際多中心、隨機、對照的III期臨床研究,已于2021年9月啟動入組。期待國產創新藥SHR3680為中國晚期前列腺癌患者帶來治療新選擇。  


    近年來,恒瑞醫藥大力推進科技創新和國際化戰略,致力于研制更多新藥、好藥,服務健康中國、惠及全球患者。目前,公司已有10個創新藥獲批上市,另有60多個創新藥正在臨床開發。開展的國際臨床試驗近20項,其中國際多中心Ⅲ期項目7項。


    參考資料:

    [1]. 2022 ASCO, Oral Abstract Session 5005

    [2]. Sung H, et al. CA: 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, 2021, 71(3):209-249

    [3] 中國抗癌協會泌尿男生殖系腫瘤專業委員會. 2018版轉移性前列腺癌診治中國專家共識 [J] .中華外科雜志,2018,56 (9): 646-652

    [4]. 中國臨床腫瘤學會(CSCO)前列腺癌診療指南2021版

    [5]. Xiaojian Qin, et al. BMC Med. 2022 Mar 4;20(1):84


    撰稿:殷海燕

    責任編輯:張雷

    返回
    CHINESE体育生宿舍飞机VIDEO,CHINESE东北猛1猛打桩,CHINESEfree国产中文_电影